用户名:
密 码:
您现在的位置:邪恶道 >> 电影 >> 内容

男人为什么特别想得到你一次/啊宝贝我们去阳台/自己在上边动怎么

作者:站长 来源:网络 时间:2021/3/21 15:54:34

 我连忙取了银针为她封住毒行之路,对四婶说:先别让英子活动,我给她弄点药吃了就没事了。 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,可内心却是五味杂陈。 这件事再一次验证了我开始的想法。 我的确是逃不脱了。 那么,我跟梦境中那个如我长相一般的恶毒男孩有什么关系呢? 太多的问题等待着我去破解。 我去山上采了多种草药回来,马不停蹄的熬制。 这些药根本就解不了英子的毒,只能起到疏通的作用。 我没有办法解毒,所以只能想办法将毒逼出来。这些药可以帮助我下针。 药煎好了,我去四婶家里,说马上就可以给英子治病。 四婶对我千恩万谢。我心中微微叹息,对她说:四婶,我去跟英子说几句话。 英子的肚疼被暂时压制,可她的脸色依然十分的苍白。 面对着这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,我无法跟对待张彩云那样,所以要先征求她的意见。 英子,要治你的病有点麻烦,所以事先要先跟你说清楚。 小宝哥,你说吧! 村里人大多叫我魏大夫,和我年纪相仿的开始也这样叫,不过我说那样感觉像个老头,就让他们叫我小宝。比我大的几个叫不出口,还是叫我魏大夫,比我小的就喊哥。 我叹了口气,说:你这病太……太怪,要彻底的根治,需要泡在药里,所以…… 英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淡红,低头小声说:别让我娘知道! 啊?你……你误会了,我…… 我没误会!小宝哥,我知道治病的方法有很多种,既然你提出来了,我就相信你,只是我娘……我怕她多想。 我开始还想让四婶陪着你。 那样的话,病就治不成了。 我皱了皱眉头,问:你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吗? 不知道!不过我相信你。 听她这么说,别说我之前就没什么想法,就是有,也不好意思做什么了。 出门跟四婶说要带英子到我那里去治病,她犹豫了一下,直到英子出来说让她安心在家等,她才勉强答应。 我把药水倒进木桶,对英子说:我先出去,你脱了衣服进去泡着,过十分钟我进来给你治病。 英子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,轻轻的点点头。 我出去把外面的门关了,回睡觉的那间等待着。 没过多久,英子喊了我一声。 我赶忙过来,在门口问她怎么了。 英子说:小宝哥,还针着呢,我弯不下腰。 我这才想起之前用银针封住她的那几个穴道会让她行动不便。 英子继续说:你进来吧,没事的! 我的心跳加速,一咬牙,推门进去。 英子的上半身已经光着了,白花花的一片,胸前捧着两个蟠桃,娇艳欲滴,散发着弄弄的青春气息。 我努力的吞了口唾沫,别过头,说:我……我是医生!口不择言,说明我是真的不淡定了。 英子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妥,说:我知道。你能不能不要多想,好好给我治病。 我到她身边,想给她把银针取下,可又怕毒气上涌。 就在我犹豫的空档,英子说:小宝哥,我知道你是个好人,把裤子给我脱了。 我摸索着给她脱裤子,因为不好意思看,所以摸得就多了,尤其是在脱她裤头的时候,不小心碰到她…… 英子叹了口气,说:这要是换了别人,我死也不会同意的。可我知道,你来村里之后,有寡妇趴过你的墙,你都给撵回去了。小宝哥,你是个好人。 没想到她连这个都知道,看来以后做事要更小心了。想想也是,她家就在我住的地方前面,透过后窗户,她绝对可以看到很多很多…… 我差点脱口问她是不是也知道黄蕾在我这里睡觉的事,可听她刚才所言,应该是不知道。 将她抱进木桶,说:你先泡一会儿,等血脉扩张了,我再来…… 英子拉着我的手,说:小宝哥,我怕,你别走! 看着她雪白如玉的肌肤,我鼻血都快流出来了,憋了半天,说:要不我给你推拿活血,这样会事半功倍的。 她低下头,微微的点了几下。 我的手开始在她的肌肤上划过。 年轻的女子,肌肤就是有弹性,用肤如凝脂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。我有些走神了,虽然手也压在了她的胸前,可跟之前的几次完全不同。 那几次是完全失去了意识,这一次却是控制不了意识。 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。 英子开始在压抑着,很快忍不住叫起来。 我顿时清醒过来,连忙将手拿开,说:差不多了! 银针过穴的同时,我引导着意识里发出的青丝,配合着药力驱离着她体内的毒素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我将毒素慢慢的逼入她的手少阴心经,再往下到她小指的少冲穴。 刺破她的小指,将毒素逼出来,滴进我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小瓶了。 做完这一切,我们两个人都快虚脱了,而我更是早已经大汗淋漓,湿透衣背。 过了一会儿,英子含羞说:小宝哥,这样不舒服,能不能抱着去你房里躺一会儿? 我取清水为她重新一番,等她穿了衣服到我房间里去。 她躺在炕上,眉眼如丝的望着我,眼神中透着春情。 我也有些迷失了,扑到她的身上,疯狂的吻着她。 英子竟好不避讳的将上衣扯开,拉着我的手放在胸前,小声说:小宝哥,我…… 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,觉得她跟黄蕾一样,激情如退潮一般,瞬间倾泻而下,不复存在。 慵懒的从她身上下来,叹了口气,说:英子,你身子刚好,休息一下,否则的话很容易旧病复发的。 英子走了之后,我躺在床上思索了很久…… 如我所料,英子很快又出现在我面前。 在我给她治病的第三天晚上,英子过来找我,说肚子又有些痛。 她化了妆,衣服虽然还是土气的碎花红,却故意将上面的两个纽扣打开,露出雪白的脖子不说,甚至可以隐隐看到胸前的沟。 心中逐渐有些底数的我很冷静,问:英子,还像上一次那样痛吗? 英子摇摇头,说:说不上,反正就是痛。 我伸出手搭着她的脉,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妥,心里又明白了几分,说:没啥事!可能是心里作用。 既然这样,那我就跟你们玩下去,这是我最终的决定。 英子,我给你揉揉吧!我拉着她的手,温柔的说。 英子没有拒绝,含羞点头。 我拉着她到我睡觉的房间,问:四婶不会从后窗户看吧? 她摇头。 进门之后,我说:你躺下,我帮为你揉揉。 英子却说:小宝哥,你再抱抱我好吗?&rd(完美暗恋)quo; 果真如此,我心里想着,过来抱着她。 英子小声说:我喜欢你抱着我,可是……可是你不能再脱我的裤子! 这更像是暗示。 我点点头,抱着她,慢慢的摸向她的胸。 英子慢慢的把头靠到我的怀里,任我抚弄着。 要是我没相通一些事情的话,可能会认为是这个小丫头尝到了甜头,这才跑来找我的。 可是现在—— 在我的抚摸之下,她不由自主的夹紧双腿,喃喃的问:小宝哥,你喜欢我不? 我轻轻的吻过她的唇,说:喜欢! 那你猜我喜欢你不? 不知道! 英子轻轻的打了我一下,现在她已经酥软了,根本就用不上力道。她娇喘微微的说:要是不喜欢你会让你这样做啊?小宝哥,我喜欢你!从你来我们村的那一刻起,我就喜欢上你了。要不……要不我也不会让你那样给我治病。 我的手已经穿过了她的衣服,伸到她的背后,把她里面的衣服掀了上去,这才摸到前面。 英子微微的叫着,抱得我更紧。 我的手开始往下滑,到英子肚子上时,英子贴着我的耳朵,小声说:轻轻的揉!好舒服! 我将她压在床上,手并没有局限在她的肚子上。 慢慢的脑海中又开始显现出了那本书,依然是从第一页流出一道青丝,牵引着我经过她的脉络和血行。 要是有外人的话,他一定会看到这样一幕景象:一个女人安静的躺在炕上,因激动而浑身颤抖,肌肤酡红,十分的娇艳;而我的手指不停的游走着她周身的穴道,动作古怪而诡异。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陷入到无我的境界,又如同整个人钻进了英子的经络之中…… 突然间,我停了下来,包括延伸进着的青丝。 我发现了一个秘密,巨大的秘密。 怎么会这样?为什么会这样?我惊疑的思索着。 就在这个时候,门被撞开了,我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屑,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。 我猛然间回到了现实,只见四婶疯了一般撕扯着我的衣服,一边歇斯底里的大喊:你这个天杀的,造孽啊! 没等我解释,英子坐起来,冷冷的说:你喊吧!让全村人都知道,看我还有脸活下去不? 四婶的哭喊声戛然而止,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盯着自己的女儿。 英子把衣服穿好,说:小宝哥是在帮我治病,你哭丧什么?走,回家! 我也有些奇怪英子的态度,难道是刚才我发现的那个秘密导致了她脾气变坏? 刚才,我发现并没有为她完全将毒祛除干净,确切的说,是她的体内还隐藏着毒素,开始没被发现。 这到底是为什么? 头疼! 我躺在炕上,胡思乱想着。 傍晚时分,村长李大眼的老婆一手捂着胸口,呻吟着进门,有气无力的说:魏大夫,魏大夫,你救救我! 对于这个女人,我并没有太好的印象。 自从我来这个村里,要说还有一个人让我不痛快的话,那就非她莫属了。 不过,毕竟她是村长的女人,我就是再不痛快,也得给村长几分面子。嫂子,你怎么了?我淡淡的问着。 李大眼那个混蛋打我,踢死我了,踢的我喘不上气来了。你快救救我。 有了之前的经验教训,我不敢再让她到我住的房间检查,就让她坐在医务室的椅子上,为她把脉。 她的问题不大不小,主要是因为遭受重创而导致肺部内瘀不散,这才引起呼吸不畅,本想给她开点活血化瘀的药打发她离开,可突然想到了些事情,便皱着眉头说:嫂子,村长下手实在是太狠了,恐怕把你打出了肺出血,问题很严重。 女人吓的一屁股坐地上,拍着地大骂:这个杀千刀的,这么多年了,我给他当牛当马,跟伺候大爷一样伺候他,没想到……没想到他为了一个……



猜您有可能也喜欢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呢  称:
内  容:
页面右边大广告
电影网 更多>>

好吧,那谢谢东哥了。秦雪犹豫了一下之后道,她记住了我白天和她说的话,不再喊我房东,而是喊我

王景文年轻的时候是调情高手,而今虽然年纪大了,可依然能够将赵云秀话里的含义理解透彻。 他赶

新闻网01月06日报道 宋晨光凝视着窗外的夜晚,充满了恐惧。 听到她这样说,林光白神情变了

只见表嫂突然脸红了起来,微微低下头,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,要是嫂子做不到,嫂子就 虽然没有了

新闻网01月06日报道 再来看他? 宋晨光敲响了酒店大门的不安感。 而这边,林白光拿着手机

有线电视新闻网(csddq)6日电老王拿出手机,翻出自己偷拍到的王琴的照片给失足女看:这是

陈阿东也觉得不能拖,同意之后,李翠花就拿来一个瓷碗,将衬衣撩起来 阿东你手拿过来,这样 陈

早就上演宿舍楼下点蜡烛唱情歌的一幕了,就这样媛媛还是机警的躲开两次差点被人墙挡住,被人当众

布布11月01日电媒体表示,回到包厢,两个开发商调笑着对何丽说:丽丽呀,你对这小孩儿蛮特殊

新闻网3日报道老秦是一家豪车修理店的高级技工,自从遇见了美少妇江雪之后,整个人就像是被勾了

有线电视新闻网(csddq)4日电 你们都给我闪开!苏燕是真怒了,冲着拉她的人大喊。可是李

她沉迷其中,无法自拔,待迈克动作大了一点,马婷婷忍不住微微睁开了眼缝,赫然发现迈克! 啊!


关于电影 | 法律声明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RSS

Copyright @ 2014 午夜电影 All Rights Resverved.

Powered by 秋霞电影网 Design BY 日本电影院

     蜀ICP备08111273号

广告联系邮箱:ah9999com@163.com飞机号:@zaw888